第一章 大雪封门

一夜大雪,白茫茫的一望无边,北方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,几乎都让雪埋了起来。🐞怪.本.小.说.网远远望去,村庄只剩下隐隐约约的轮廓,一些落了叶的白杨树上也落满大雪。整个山村是这样的静谧,连走兽虫鸟也无踪迹。

小山村的最西边,一处山坡下,有一个小院子,只能看到石头垒起的院墙。里面两间低矮的小平房,被雪埋得已经看不见窗户和门了,只有一角的屋檐还是翘着,也是堆满大雪。

屋里的小土炕上,睡着一个年轻的男子,身子蜷曲着。一床手工织成的蓝底白花土布,显得有些破旧。此时的小火炕已没有了热乎气,屋子里很冷。

这时,躺在炕上的人,翻了个身,揉了揉还没有睡醒的眼睛,睁开眼看了看周围,感觉屋里的光线比平时暗了很多。

他二十刚过的年龄,人看着五官清秀,高挺的鼻梁,双眼皮,一双眼睛很大。就算躺在被子里,从薄薄的被子外面看去,也能看出身形在一米八左右。

年轻人就是看着特别瘦,如果脸上长些肉,应该不仅仅是外貌端正了,而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。

屋子里就住着他一个人,也没有什么家具。炕上有个小炕桌,上面放着吃饭用的碗筷。昨天晚上吃剩下的菜,就装在一只油黑瓦亮的大黑碗里,而这只大黑碗显得有些年头了。

屋子的靠墙一面,堆着一大堆干树枝,用来烧炕。屋子的另一面,有一张四方的桌子,旁边放着一张木头做的长条凳子。

桌子也是有些陈旧了,桌面还沾了一层厚厚的油腻。桌上也放着两只黑黑的碗。挨着桌子边上,还有一只大肚子的水缸,里面装的水,在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冰,可见这屋里也是很冷。

屋子里没有更多的东西,除了屋子的角落里还堆着一堆破盒子,破瓶子,破瓦罐什么的,几乎也就看不到什么东西了。

但是这些东西,只要有些眼光的人,就能看出靠墙的桌子不是凡品。即使厚厚的油腻遮住了桌子的真面目,但也能从桌子的雕工,一些磨掉红漆的地方,可以看出这张桌子是红木雕刻而成,雕工的线条优美自然,可见这张桌子当初并非凡品,应该只有大户人家才能用的起。

炕上的人,把被子往身上裹紧了些。“怎么这么冷啊,快冻死我了,这是什么鬼天气。”炕上的年轻人被冻醒了。

小伙子实在感觉冷,就翻身坐了起来,穿上一件黑色的棉袄,又套上一条棉裤,但依旧冷的直发抖。下了炕,来到外间的房门前。

他把门打开一看,就楞在那里了。这是什么情况?天哪,下这么大的雪,昨晚睡觉前,天空还是只是飘着点点雪花,怎么一晚上雪大得就把门都堵上了呢?望着雪,傻傻地站了一会,只能叹了口气,又把门关上了。

转身回到屋里,坐在炕沿上,发了一会呆。就走到堆放干树枝的墙边,抱了些柴火,一支一支放在小炕下面的炕洞里,又取了些干草塞在树枝底下,拿出火柴,点燃了火苗。

很快的,火苗窜了起来,连带着树枝也燃烧起来,小伙子又站了起来,抱了些柴火,添进了炕洞,这才觉得,屋里暖和了起来。